读书 |“蔷薇花开红似火,暗径菩提处处荫” 85年过去,布宁的这本书依然暗香浮动

“蔷薇花开红似火,暗径菩提处处荫。”1938年,俄罗斯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布宁写作短篇小说《暗径》时,引用了奥加廖夫的诗歌《平凡小事》中的这句诗,并取其中的“暗径”命名小说。由此,布宁开始创作一系列小说,书写各式各样的爱情,当完成最后一篇,作家依然选用“暗径”命名整个自选集。这就是布宁的天鹅之歌《暗径集》。八十五年过去,《暗径集》依然暗香浮动。

动笔写作《暗径集》时,布宁已经去国离乡十七年。整部小说集写了八年,从1937年到1945年,这是人类历史上黑暗的八年。在布宁的周遭,是废墟,是混乱,是贫困,是饥饿,还有死亡。在这样的艰难时刻,最重要的是活下去,而为了支撑着活下去,暮年的布宁需要回忆起闪亮的青春、幸福的瞬间。在创作接近尾声的1943年11月,布宁在给朋友扎伊采夫的信中说:“怎么每个人都要想着死亡和世间恶魔般的事情!薄迦丘在瘟疫期间写下了《十日谈》,而我写了《暗径集》。”

《暗径集》中的四十个短篇全都紧紧包裹在“爱情”这件爬满蚤子的华美的“袍”里。布宁坦言:“这本书以第一部短篇《暗径》命名,在所有的小说中,可以说,都是关于幽暗的,甚至是残酷的‘爱情小路’。”于布宁而言,“暗径”别有深义,每个人的心路都暗藏秘密,不为人知、不为人懂的秘密,有关爱,有关欲望,有关本能。同时,尽管这四十个爱情故事结局不能算作幸福,但布宁始终在表达列夫·托尔斯泰的观点:爱可以战胜死亡,有爱就有生命。因此他本人对小说集非常满意,他说:“这本书讲述生命中悲剧性的、温柔的、美好感觉。我认为这是我一生中最好的作品。”

然而,第一代侨民作家中有人坚决地给了差评。比如作家济娜伊达·沙霍夫斯卡娅虽然收到了作家亲自赠送的签名书,却批评了书中的“自然主义倾向”。她说:“用俄语书写爱情的时候,更适合暗示、省略号和沉默。”

最喜欢《暗径集》的当属侨民作家领袖格奥尔吉·阿达莫维奇,他兴奋地写道:“所有爱情,即使无人分享,都是巨大的幸福……布宁这本书弥漫着幸福,充满着对生活、对世界的感恩,尽管这世界并不完美,幸福总是常有。”当《暗径集》在二十世纪60年代出现在苏联,著名文学评论家尤里·马里采夫阅读后第一时间称《暗径集》是“爱情百科全书”。的确,《暗径集》中有原始的爱情,崇高的爱情,崇高的爱情,绝望的爱情,喜悦的爱情,悲悯的爱情……

《暗径集》至今仍然受到广泛欢迎,一个重要原因大概是小说中毫无说教成分,只是平实地、真切地讲述一段段爱情故事,既展示爱情带来的幸福,也不回避爱情带来的烦恼、困惑、仇恨,看清爱情真相后依然向往爱情、追求爱情。(柏英)

0 Replies to “读书 |“蔷薇花开红似火,暗径菩提处处荫” 85年过去,布宁的这本书依然暗香浮动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