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生死二十小时”:一头鲸鱼,回到海里

铁锹断了,腰闪了。鲸鱼回到海里了。

4月19日上午8时许,宁波市象山县石浦镇铜瓦门大桥外,半边山海域附近,渔民发现有一头鲸鱼搁浅

这是一头抹香鲸,体长19米,体重约70吨。作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抹香鲸是地球上体型最大的齿鲸。这还是它第一次出现在象山浅海海域,但不幸搁浅。

此前,国内从未有过抹香鲸搁浅救援成功的案例。过去5年内,全球发生过共11起抹香鲸搁浅事件,同样没能救援成功。

当地救援队也从来没遇上过鲸鱼搁浅。接到电话赶往现场的路上,象山石浦海心应急救援队队长潘挺还在网上搜索,“如何救援搁浅鲸鱼”。

20小时后,4月20日凌晨5:30分,在渔政船的牵引和护航下,这头抹香鲸喷出水柱,摆尾告别陆地,自主潜向深海。

_cgi-bin_mmwebwx-bin_webwxgetmsgimg__&MsgID=8526739066595459732&skey=@crypt_ff3a31b1_27aa0c6d6181ca686fdbcea235a18bfc&mmweb_appid=wx_webfilehelper.jpg

图源:受访者提供

 

奇迹是如何创造的?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三位参与救援的宁波象山救援队队长,还原海岸边的“生死二十小时”。

下不去的滩涂

4月19日8点40分,象山县石浦镇接到渔民报警,一头目测10米以上的鲸鱼搁浅在半边山海域附近。半小时后,救援力量赶到现场。

象山石浦背山面海,象山港是一个由东北向西南深入内陆的狭长型半封闭型海湾,理想的深水避风港,一般水深在10~15米。港内海产品丰富,是浙江省主要水产养殖基地。

但一头巨大的抹香鲸出现在象山,这还是第一次。上午10点前,海水还在涨潮,鲸鱼尚在浅水里。

到达现场的专家在微博上表示,宁波市海洋与渔业执法队在接警后两小时就立即组织力量,进行了第一波冲锋艇救助。但因当时鲸鱼在水中的动作幅度巨大,在试图固定绳索未果的情况下,只能暂时放弃,等待更好的救助时机。

直到中午1点左右,潮水下降,救援行动重新开启。

_cgi-bin_mmwebwx-bin_webwxgetmsgimg__&MsgID=6446052698104281185&skey=@crypt_ff3a31b1_27aa0c6d6181ca686fdbcea235a18bfc&mmweb_appid=wx_webfilehelper.jpg

图源:受访者提供

 

象山石浦海心应急救援队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专业应急救援队。队长潘挺和7名队员在中午1点左右接到电话,随即出发。

“在赶去的途中,我们查了一下网上以往搁浅的经验资料,还是临时补课的。”潘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退潮后的现场是一片滩涂,从滩涂往里走两公里左右,是鲸鱼搁浅的位置。

先一步到达现场的潘挺回忆道,他们在下午2点左右来到鲸鱼附近,周围围了六、七个老百姓,现场只有1个塑料水桶。他立刻打给留在岸上的队员,就近找来了20个水桶、3把铁锹。

鲸鱼的情况并不乐观,尾部、头部等有明显擦伤,身上皮肤开始干裂。

为鲸鱼保湿降温,刻不容缓。

“刚开始跟消防商量了两套方案。一个是用水挖机,但是大型设备根本下不到滩涂;第二个是用机动泵,就是加汽油的那种,但是一个(机动泵)有两百多斤,四个人抬的话,人就会陷在滩涂里面,根本动不了。”潘挺说,都尝试了一下,但是行不通。

靠人力成了唯一的办法。

他们用铁锹在鲸鱼周边修出小水坝,让里面蓄水,优先保证鲸鱼陷在泥里的下半部分是湿润的。同时,从海边挖一公里左右的渠引入海水,用水桶一遍遍地往鲸鱼身上浇水。

_cgi-bin_mmwebwx-bin_webwxgetmsgimg__&MsgID=7964900062771546163&skey=@crypt_ff3a31b1_27aa0c6d6181ca686fdbcea235a18bfc&mmweb_appid=wx_webfilehelper.jpg

图源:受访者提供

 

当地各路应急救援队也陆续赶到。

象山县石浦港应急救援队队长沈方德接到通知后,带着十几个队员,也在下午2点左右到达现场。象山县蓝豚水上救援队的队长鲍幸旦在抖音上看到视频,赶紧召集了16个队员,也在这时候进入滩涂,加入救援。

在滩涂里挖渠倒水,是个苦活。

“滩涂里的泥陷到膝盖以上,下半身基本动不了。上身弯下去舀满桶的水或者湿泥,使劲往鲸鱼上面泼。但鲸鱼太大了,需要花很大的力气往天上泼,非常非常累。”鲍幸旦是一名女性,曾是游泳冠军的她在9年前创立了蓝豚救援队,参与过数百次救援行动。她和其他救援队员、村民志愿者轮番上阵,连续向鲸鱼浇水三个多小时。

“我当时心里的想法,就是要救活它。”潘挺说,“当时我们一边干活,一边给大家打气,把信心聚集起来。有些人说,这样太阳晒着肯定要死的,那可能是他们不知道鲸鱼是哺乳类动物,靠肺呼吸。所以我就一边跟大家解释,一边说不要气馁,人总归要弄脏的,阿拉(我)不怕苦不怕脏,坚持一下,各种设备、赶来帮忙的人肯定还会越来越多的。就这样坚持了三个多小时,铁锹都挖断了”。

夜幕降临,又到了涨潮的时刻,滩涂不再安全。晚上7点多,救援队员决定暂时撤回岸边补充体力,商讨下一步的救援计划。

一旦摆尾,小船会侧翻

晚上8点多,潮水涨起来了,接近鲸鱼了。有了水,渔政船就可以开入,在一旁待命。

县里组织专家和救援、消防开会探讨方案,最终决定先用绳子固定住鲸鱼的几个部位。如果涨潮后鲸鱼无法自主游回,就将它用渔政船辅助牵引回深海。

后来事态的发展也证明,当时这个决策是正确的。

_cgi-bin_mmwebwx-bin_webwxgetmsgimg__&MsgID=4563174662769871942&skey=@crypt_ff3a31b1_27aa0c6d6181ca686fdbcea235a18bfc&mmweb_appid=wx_webfilehelper.jpg

图源:受访者提供

 

“在绑绳子之前,我们还给鲸鱼身上垫了一层棉被,就是怕皮肤被绳子勒伤。”鲍幸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晚上9点半左右,潮水继续上涨,鲸鱼开始翻正。然而,痛苦的搁浅已经耗费了它大量的体力,无法自主游回海洋。

此时,涨潮的时间只剩下1个小时。如果无法在晚上10点半退潮前引导鲸鱼往海里游,那么一切的努力都将白费,抹香鲸恐怕也熬不过下一次退潮期。

当机立断,三条渔政船分别带着固定住鲸鱼的头部、尾部和中部的三条绳索,保持一定距离,慢慢牵引着它回到海里。

牵引是有风险的。

这头抹香鲸重约70吨,但大船开不进浅滩,只能用20吨体量的小渔政船牵引。如果鲸鱼摆尾或挣扎,巨大的力量面前,船有侧翻的危险。

以防意外发生,沈方德和几名队员也一起登上渔政船。“我们主要负责警戒,观察鲸鱼的状态。旁边还有几艘快艇也是在防护,观察它的状态。”

default (1).jpg

图源:受访者提供

 

所幸,这头抹香鲸十分配合。

过程中,也有一些小花絮。20日零点过后,鲸鱼突然往海岸游了一小段距离,拉得渔政船也有所倒退。凌晨3点左右,抹香鲸的头顶终于喷出水,恢复正常呼吸。

牵引的过程持续了八、九个小时。沈方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“近海有一些渔网,怕伤到鲸鱼,所以开得非常非常慢,就两节左右(即2海里/小时,普通渔船速度在9-12节)。”

20日凌晨5点,向外海20海里后,渔政船带着鲸鱼抵达南韭山海域。

这里的海水已经足够深,且鲸鱼状态不错,是时候告别了。

沈方德的几名队员从渔政船下到橡皮艇上,去割开连接鲸鱼尾部的绳索。“这其实也是比较危险的,有被顶翻的可能,不过我们的队员也多次参与救援行动,心理素质很好。大概割了两分钟,5点28分下去,5点30分就割好了。”沈方德说。

割开连接后,抹香鲸并未立刻下潜,而是在海面停留游曳了40分钟左右,仿佛是对这群人类朋友道谢。

default.jpg

图源:受访者提供

 

“很开心很开心,我给队员们拍了个合照,大家也都是很开心很开心。”难得的救援成功,沈方德抑制不住喜悦。

鲸归,腰闪

早晨8点多,救援队员们回到陆地,各自回家休息。

石浦港应急救援队还承担着疫情防控的志愿服务工作,负责每晚守象山石浦的高速公路口。19日下午救完鲸鱼,还有两名队员要赶去高速路口给核酸检测点消毒。

据了解,海心、石浦、蓝豚三个救援队,均已成立超过七年,参与过上百次救援行动。此外,象山还有孙茂芳公益、户外应急、雄鹰、野狼、蓝羚、蓝天等共9支应急救援志愿服务队伍,队员人数超过560人,守护这座海滨小城的安全。

对经验丰富的他们来说,此次救援搁浅抹香鲸的行动仍是铭记一生的回忆。由于抹香鲸主要生活在深海世界,1000米以下的深海是其主要活动区域,在浅水区很少见,搁浅救援成功的案例更是极少数。

几十年来,国内宁德、盐城、大亚湾、大连等地发生过搁浅抹香鲸事件,但鲸鱼最终都不幸去世。此次救援成功,在国内尚属首次,称得上“奇迹”。

上海海洋大学教授、中国海洋生物资源委员会委员方家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抹香鲸搁浅的原因有很多。“可能与它的捕食有关。每年3、4月份,夏威夷附近海域的温度适宜,海洋表层水的生产力很高,食物很丰富,鲸鱼会从阿拉斯加海湾游过去。这头抹香鲸有可能是从阿拉斯加海湾游过来,游错了方向。当然也有别的可能性。”

此次的救援,方家松认为是动物保护领域一个很成功的例子,也能为未来类似的事情提供借鉴。“20多个小时里面,当地救援肯定是做了很多事情的,非常不容易,难度很大。海洋里的生物资源非常多,我们在利用资源的时候,也要保护好资源。不管是大的鲸鱼,还是很小的微生物,这些都是很重要的资源,要通过可持续性的措施来保护它们。海洋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,一定要保护好它。”

人与自然和谐相处,这是最美好的愿景。

或许过了很多年之后,这些参与救援的人们依然会记得,那个晚上11点,他们在拖行着鲸鱼前进的渔政船上,煮起了热汤面。

面条下肚,海风吹拂。船尾连接着鱼尾,鲸鱼开始自主喷气。沈方德说,“舒服了”。

_cgi-bin_mmwebwx-bin_webwxgetmsgimg__&MsgID=5776272286814491480&skey=@crypt_ff3a31b1_27aa0c6d6181ca686fdbcea235a18bfc&mmweb_appid=wx_webfilehelper.jpg

图源:受访者提供

 

当天色亮起,抹香鲸在海面摆尾游曳了四十多分钟后,终于向海底游去。潘挺发了一条朋友圈:鲸归,腰闪。生活,继续。

附上的照片,是海上日出和鲸鱼的合影。

 

0 Replies to ““生死二十小时”:一头鲸鱼,回到海里”